网站首页    |    形势政策    |    教育视点    |    法制园地    |    学习材料    |    学习动态    |    红叶论坛   统战之窗 | 组织建设 | 廉政建设
大连外国语大学 > 红叶网 > 史海钩沉  

一块腊肉的故事

稿件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图片来源:
发布时间:2015-04-01   访问次数:

    八十六年前,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朱德在原“中央苏区县”广东省南雄县留下的光辉足迹,现在老区人民仍旧记忆犹新;他在南雄留下的清廉故事,在老区人民中口口相传,成为教育后代的宝贵精神财富。笔者认为,朱德的清廉故事事小节大,在新形势下仍是教育党员干部严守纪律、走好群众路线的典范教材。

  1929年1月24日傍晚,广东省南雄县(现南雄市)油山镇寨下村的私厅(小祠堂)里,十几桌宾客正在喝喜酒。欢声笑语,此起彼落;还有那村里唯一的乐器唢呐,每上一道菜就吹一曲,把整间私厅搞得喜气洋洋。

  就在这个时候,从井冈山开往赣南打游击的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由江西大余进入寨下村。最先到达的先头连就在私厅前的地坪上席地而坐。正在喝喜酒的宾客们见突然来了那么多军队,都不约而同地放下碗筷,走到大门口站着,惶恐地打量着这一支穿灰军装的队伍。一个红军上前大声宣传:“老乡们,我们是从井冈山下来的工农红军,是为穷人打天下的。我军纪律严明,从来不骚扰老百姓,请老乡们不用害怕。”

  这时,一个小红军牵着一匹赭红色战马跟在一个大红军的后面,正向私厅走来。那大红军年约40多岁,中等身材,粗眉大眼,皮肤黝黑,走路轻快平稳,颇带几分威武,看样子像个“当官的”。这人在私厅门口站住了,他端详了一下站在面前的这帮穿着整齐的老乡,又抬头看了一眼门楣上贴着“鸾凤和鸣”的横批,知道是老乡正在办喜事。他面带笑容和蔼地问道:“老乡,你们是在办喜事吧?”东道主曹大伯首先答话:“是小侄娶亲,摆了几桌酒。”当官的听了,很有礼貌地说:“恭喜,恭喜!恭喜老大爷!”曹大伯高兴地说:“长官,请你们都进屋里去喝杯水酒!”当官的婉言称谢:“谢谢老大爷,我们人多,坐不下,还是请你们回屋里去,继续喝喜酒吧。”说完,就转过身来对坐在地坪上的战士讲了几句话:“同志们,老乡正在办喜事,你们坐在这儿,他们能安心喝酒吗?快离开这里,到别处去休息吧。”于是连长就把自己的队伍带走了,私厅里又恢复了原来的热闹气氛。

  天黑了,红四军决定在寨下村宿营。这个只有十多户人家的小山村,突然来了一千多人,自然是人满为患。但是红军纪律不准进入老百姓家里去住,于是战士们东一堆西一堆地分散在晒谷坪和各家门前的空地上露宿。炊事员在小溪边砌起几十个灶头,赶做晚饭。

  老乡们早就听说过红军是秋毫无犯的好军队,但是没有见过。现在亲眼见到了,人人啧啧称赞。曹大伯心里很过意不去,他一边忙着招呼客人,一边命人去给红军送蔬菜、柴火和铺草,红军都按价付了钱。老乡们也主动地把家里的水桶、盆、勺、碗、筷等借给红军使用;有的还把空屋、柴屋、碓屋等闲着的房子让给红军住宿。

  夜深了,银白的月亮向地面洒了一层淡淡的寒光,一丝儿风也没有,是打霜的天气。冰冷的空气侵袭着衣着单薄的红军战士。他们有的蜷曲着卧在地上;有的背靠背坐着打盹。在他们的周围烧起一堆堆的篝火,驱赶着凛冽刺骨的寒气。战士们就在这巨型的“床铺”上睡着了,有的竟打起呼噜来。

  早晨,地面上和屋顶上都铺了一层厚厚的白头霜。红军已经吃过早饭,他们把住过的地方打扫得干干净净,又把借来的东西送还给主人,然后集合队伍,准备出发。

  村前的地坪上,有几个小红军牵着战马,等候着首长上路。有七八个红军挨家挨户去问老乡:“我们的弟兄借了你的东西还了没有?买了东西的给钱没有?”老乡们都回答说“还了”,“给了”。头天晚上那位当官的也带着几个人走到了曹大伯的门口。正在烤火的曹大伯把他们迎进屋里,让他们坐下烤火。邻居们以为出了什么事,都走过来看热闹,屋里挤满了人。那当官的微笑着先开了口:“老大爷,我们在这里住了一宿,得到了老乡们的热情帮助,特来向你们道谢。”曹大伯客气地回答说:“不要谢,招呼不到,莫见怪。”“老大爷,我们的弟兄有没有在这里违反军纪的?”“没有,没有。长官啊,我今年72岁了,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守规矩的军队。”当官的又问:“有没有买了东西没有给钱的?”曹大伯微笑着摇摇头。

  忽然,有个脸儿很瘦的大嫂低声说:“昨晚有个弟兄向我家要了一块腊肉。”一个黑脸汉子立刻大声呵责她说:“你知道个屁臭!这是我送给红军兄弟的。”当官的听了,知道其中有问题,就耐心地说:“不要怕,有什么话都可以讲嘛。”又问道:“那个弟兄怎样向你们要腊肉的?”瘦大嫂刚要开口,黑脸汉子又鼓着眼睛制止她。当官的看了黑脸汉子一眼,笑着说:“你这个男子汉怎么这样怕事。”一句话逗得大家都笑了,当官的就鼓励瘦大嫂说:“大嫂,你照直讲吧,讲错了我不怪你。”瘦大嫂消除了顾虑,就坦率地说:“昨晚,有个弟兄到我家来买油炒菜。我说,没有油卖。他就指着挂在竹竿上的腊肉说,没有油,给我一块腊肉也好。我的当家佬就拿了一块给他。他说,等一下就送钱来。”当官的又问:“送了钱来没有?”瘦大嫂不作声了。当官的全明白了,严肃地说:“我们红军有条纪律,不准随便拿老百姓的东西;买东西也要按价付钱,这叫买卖公平。军需员,给这位大嫂一块大洋,作为那块腊肉的价钱。”军需员即刻把一块大洋送到瘦大嫂的面前:“大嫂,拿着。”不料她把双手藏到背后去,连声说:“我不要,我不要!”军需员就把大洋给黑脸汉子,他也不肯接受。军需员无可奈何,就问道:“是不是给少了?” 黑脸汉子摇摇头说:“不少,不少,一块腊肉不到二斤重,值不得那么多钱。”当官的在旁劝说:“拿着嘛,我们是自己人,何必计较多少,更不能让你吃亏。你不收下,岂不是叫我们违反军纪吗?我们的战士做错了事,就应该让我来代他改正。”曹大伯见当官的讲得有理,态度又十分诚恳,就对黑脸汉子说:“黑古,你就收下吧。”黑古接过一块白光闪闪的花边银元,笑得合不拢嘴。在场的老乡见了,无不羡慕不已。

  事毕,当官的站起来向曹大伯告辞。曹大伯忽然想起一件事,带着歉意说:“哎呀,我真糊涂!还没有请教长官尊姓大名哩。”当官的微笑着说:“在下叫朱德。”军需员又补充了一句:“他就是我们红四军的朱军长。”“啊!朱军长!”曹大伯用惊奇的眼光,将朱军长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站在一旁的老乡也同样地用惊奇的眼光注视着这位和蔼可亲的朱军长。

  朱军长跨上战马,与老乡们挥手告别。曹大伯和老乡们站在地坪上,目送着朱军长走出村口,直到看不见他的影子,才慢慢地回到屋里去。(肖 锋)

 

责任编辑:周振林
 
红叶网
形势政策
教育视点
法制园地
学习材料
学习动态
红叶论坛
统战之窗
信息动态
民主党派
人大政协
统战理论
热点关注
组织建设
动态信息
规章制度
网上党校
学习园地
廉政建设
信息荟萃
公仆风采
警钟长鸣
廉洁文化
清廉论坛
版权所有©大连外国语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