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形势政策    |    教育视点    |    法制园地    |    学习材料    |    学习动态    |    红叶论坛   统战之窗 | 组织建设 | 廉政建设
大连外国语大学 > 红叶网 > 清风故事  

在白求恩的家乡

稿件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图片来源:
发布时间:2015-09-15   访问次数:

 

 

  一到温哥华,我就问当地导游,知道白求恩吗?他微微一笑,加拿大的历史名人,怎么能不知道。他还说,温哥华的现任市长罗品信就是白求恩的后代,从竞选市长到处理与中国有关系的事情,他一直在打“白求恩牌”。

  50年前,全国人民学习“老三篇”,那是指导我们这代人思想的启蒙理论,其中的《纪念白求恩》我可以倒背如流。半个世纪后,我来到加拿大,本意仅仅是旅游,而且是自费,没有任何的政治义务,首先想到的偏偏是白求恩。当一种信仰,或一种精神,灌注到人的灵魂深处以后,是不会轻易改变的。白求恩对于我,对于我们这代人,就是一种精神: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加拿大属于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我从温哥华入境,没有想到,白求恩竟然是这个城市主打的精神品牌。

  温哥华是白求恩去中国抗日的出发地,1938年的春天,他从这里上船,借道香港,漂洋万里投身于中国的抗日洪流,从此再也没能回到他的故乡。

  在加拿大的9天时间里,我从温哥华向东,沿途经过白求恩工作的地方蒙特利尔,再到他上大学的城市多伦多,直至他的出生地安大略的湖滨。既定的行程安排与白求恩无关,但这条线路正是白求恩的成长之路,也是他成为一名国际共产主义战士的道路。接下来,我一次又一次走近白求恩。

  走出蒙特利尔的机场,就上了地接导游的中巴,很快就驰进了市中心。转过一个街巷,眼前一亮,我看到了一尊汉白玉雕像。从轮廓看,那尊雕像显然就是白求恩,他的形象特鲜明,中国人家喻户晓。导游证实了我的判断,那就是白求恩,他耸立的地方名为“白求恩广场”。我切实地意识到,我来到了白求恩曾经工作过的地方。

  白求恩曾在这里生活、工作了8年,也是他职业生涯的最重要阶段。他先在麦吉尔大学和维多利亚医院当助手,后为圣心医院的肺部手术主刀,曾两次当选为美洲胸外科医生协会的执委。他对医学、医术精益求精,设计了多种新型医疗仪器,直到现在,外科医生还在使用他发明的“白求恩肋剪”。最有意义的是,他开办了一家免费诊所,专为贫民和失业工人服务,并亲自发起建立了加拿大第一个保障人民健康的社会化医疗团体。怀着医学应为广大劳动人民服务的梦想,他于1935年加入加拿大共产党,第二年毅然加入志愿者队伍,赴西班牙参加反法西斯战斗。

  白求恩从西班牙回到蒙特利尔不久,中国抗日战争爆发,受加拿大共产党派遣,白求恩再一次远渡重洋,奔赴反法西斯的最前线。踏上中国的土地以后,他在武汉见到的第一位中共领导人是周恩来,并由周恩来派专人护送到延安,第二天就见到了中共最高领导人毛泽东。他不愿留在延安,执意要去前线,因为他来中国的任务只有一个,更有效地挽救战士的生命,更及时地减轻伤员的痛苦。很快,白求恩的名字传遍了太行山区,“白求恩和我们在一起”也成了八路军战士的特殊信念。

  亲临中国的抗日前线,生活很苦,工作很累,生命很危险,但白求恩非常快乐。他在给友人的信中倾吐了自己的心声:“我的确非常疲倦,但长期以来未像现在这样愉快.……因为人们需要我。”

  以别人的需要为乐,而毫无利己之心,这既是一种超民族、超阶级的大爱,也是一种至高无上的信仰。2014年5月30日,白求恩逝世75周年前夕,由加拿大雕塑家裴大卫设计的白求恩铜像,安放在了多伦多大学医学院的门前。铜像底座用中英两种文字镌刻着这样的铭文:“我感到满足,我正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看看我的财富由什么构成:首先,我有重要的工作,完全占据每一分钟的时间……人们需要我。”

  白求恩的精神追求很平凡,却又非常伟大!一个能把个人一切直至生命奉献给“人们的需要”的人,“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这就是白求恩,也是白求恩留给我们的一种精神。

  白求恩已经成为他的故乡人民的一大骄傲。从温哥华到蒙特利尔,从安大略到多伦多,我深切地感受到,加拿大人对白求恩的敬仰与怀念,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从白求恩的身上,我真正明白了,无论什么主义,无论什么制度,只要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就会受到人们的尊敬与爱戴。

  1972年,白求恩荣获“加拿大历史名人”的称号。1973年,加拿大政府收购并修葺了安大略湖边白求恩出生的房子,作为白求恩纪念馆对外开放,1996年列为加拿大国家历史名胜。2014年,多伦多市政府将白求恩在市区内的故居列为文化遗产予以保护,并将白求恩去世的“11月12日”确定为该市的“白求恩日”。

  在多伦多,我还看到了另外一个人的结局,他也是一位中国人熟知的人物,名叫张国焘。1938年4月初,也就是白求恩到达晋察冀边区抗日的第二个月,张国焘不顾民族危亡,乘机逃出延安,投靠国民党,随后加入军统从事反共特务活动。1948年11月去台湾,遭到蒋介石的摒弃,最后飘零到多伦多,孤苦伶仃度过了余生,1979年冻死在老年公寓。死后无钱安葬,还是他的老婆求助于蒋经国,获得了3500美元资助,葬在了多伦多一所公墓内。更可怜的是,竟与一位洋人合用着一块墓碑,朝路的正面是洋人的姓名,背路的反面才是“张公国焘”。这个曾显赫一时的大人物,毫不利人,专门利己,背叛曾经的信仰,流落异国他乡,死得凄凄惨惨,也是自取其辱。

  白求恩生于多伦多,死于中国,葬于中国;张国焘生于中国,死于多伦多,葬于多伦多。两人在多伦多背道而驰,而结局也形成了鲜明的对照:“有的人,骑在人民头上,‘呵,我多伟大!’有的人,俯下身子给人民当牛马。骑在人民头上的,人民把他摔垮;给人民做牛马的,人民永远记住他!”

  离开多伦多的时候,我告诉当地导游,在中国,白求恩依然是深受全民爱戴的国际友人。在“中国缘·十大国际友人”网络评选活动中,白求恩得票最高,他曾经感动了中国,今天仍然活在中国人民心中。

  在白求恩的故乡,我默诵毛泽东对全党的告诫:“白求恩同志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精神,表现在他对工作的极端的负责任,对同志对人民的极端的热忱。每个共产党员都要学习他。”沧海横流,向善向美之人不朽;斗转星移,唯有信仰与天地长存。我相信,中国人民永远都会记住他:诺尔曼·白求恩。(罗会祥)

责任编辑:包菡
 
红叶网
形势政策
教育视点
法制园地
学习材料
学习动态
红叶论坛
统战之窗
信息动态
民主党派
人大政协
统战理论
热点关注
组织建设
动态信息
规章制度
网上党校
学习园地
廉政建设
信息荟萃
公仆风采
警钟长鸣
廉洁文化
清廉论坛
版权所有©大连外国语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