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形势政策    |    教育视点    |    法制园地    |    学习材料    |    学习动态    |    红叶论坛   统战之窗 | 组织建设 | 廉政建设
大连外国语大学 > 红叶网 > 教育视点  

比文坛“抄袭”更可怕的是没有羞耻感

稿件来源:中国青年报   图片来源:
发布时间:2008-11-12   访问次数:
    遥远因抄袭被新疆作协开除。据发表剽窃之作的刊物《飞天》主编说,那两篇抄袭之作“也是推荐来的”。事发后,新疆作协常务副主席、秘书长董立勃曰,他曾大力举荐过遥远的作品,事后也有“被人涮了”的气愤。据称,该“文抄公”以此为台阶上鲁迅文学院、加入中国作协,这想必也经过了新疆方面的大力举荐——好不容易出了个西部的“艾特玛托夫”,却竟然是一个混混。

  郭敬明抄袭被法院判为属实,但郭拒不登报向作者致歉。一些“粉丝”声称:就是抄,我们也爱看。简直令人啼笑皆非。非但如此,出版商看好其“金字招牌”,聘其为某少儿读物主编。据出版商说:为刊物发行量,也认了。

  联系起文坛剽窃、抄袭的劣行,更早些时候,有比遥远、郭敬明更隐蔽、更高明的主儿。如,一名当代青年才俊,曾公然剽窃他的一位挚友的文章《高尔基——斯大林集中营里最尊贵的囚徒》,更名为《高尔基是斯大林的囚徒》,发表在《清明》杂志上。当然,此公还不像上述两人抄得那么蠢,还会偷梁换柱、移花接木、遣词造句,把人家苦读思索出的命题窃为己有。有人指出这是剽窃,辩者却称“思想怎还会剽窃”,只不过是借鉴而已——又是一个不肯认错的“文抄公”。

  一个人当然可以接受他人的思想,但不能说成是自己的原创,吹嘘这是自己的思想,这是做人起码的底线。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可以大谈相对论,但如果说它的原创者不是爱因斯坦而是自己,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细而想之,这些人屡屡成为惯偷,实在是人品文德问题。反观这等人的剽窃技巧,一是利用网友不能在公开出版物发表文章的空间,信手拈来,成为自已的妙谛;二是在别人公开发表的文章里,将其观念移植过去,改头换面,进行电脑块操作,变换语言句式,堂而皇之据为己有。也有论者称,剽窃分为两种,一种是文字剽窃,一种是思想剽窃。前者是描眉画眼、照搬照抄,后者是把别人的思想拿来当做自己的原创,窃取内核。更可怕的是,这些“文抄公”并没有强烈的羞耻感,依然钻空子、找漏洞、打“游击战”。同时,文坛抄袭、剽窃之风屡禁不止,与文学出版界置若罔闻的态度有关,与整个社会诚信缺失、道德感麻木有关,与抄袭剽窃的督察机制不完善有关。据悉,抄袭之作在各个文学期刊内都存在,只是遥远做得太露骨了一点。有一次,小区的一水暖工人问我是干什么的,我言是“搞文学的”,水暖工不假思索道:不是说都在抄吗?水暖工不一定了解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也不了解众多文学创作者在辛苦地耕耘,只是隔岸观火,但足以警醒文坛。

  在社会上,假虎照、毒奶粉一类的事频频出现,有着诚实守信的中国人的传统正在面临着道德考验。文学出版界也一样:打击假冒伪劣产品刻不容缓,清除出文坛上的三聚氰胺势在必行。

责任编辑:
 
红叶网
形势政策
教育视点
法制园地
学习材料
学习动态
红叶论坛
统战之窗
信息动态
民主党派
人大政协
统战理论
热点关注
组织建设
动态信息
规章制度
网上党校
学习园地
廉政建设
信息荟萃
公仆风采
警钟长鸣
廉洁文化
清廉论坛
版权所有©大连外国语大学